淤泥之中,盛开莲花

字号+ 作者:杨媛 来源: 高一(6)班 2016-09-30 07:58

      静坐莲池旁,与莲花久久对视,这深深沼洼中生出的白莲竟如此洁净明丽,丝毫见不到泥土色,闻不到土壤气。
      生活的激流暗潮涌动,现实与理想的矛盾时刻产生,我欣赏身处淤泥的白莲,我想只要骨子里有渴望盛开一朵好花的理想,必能芳行万里。
      看那尘世的芸芸众生在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中开拓出一条条新路来。美芹悲黍,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,那份登临意无人会。然而辛弃疾仍要把栏杆拍遍,凄清晦暗的时代底色下,龙腾虎跃的词中涌动的是热血男儿的豪迈本色;“静观兴衰具慧眼,看透美丑总无言”,牛鬼蛇神横行其道的年代,杨绛先生扫厕所、下放干校,所译《堂吉诃德》手稿数遭浩劫,而她后来的《干校六纪》,却是“怨而不怒,哀而不伤,缠绵悱恻,深婉动人”。世人漠视,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将他逼仄至绝望的深渊,梵高铺开画布,借热烈明丽的向日葵宣泄着激情与张力,将灿烂的阳光洒向人间。
      他们正是如周国平所赞,“能够承受命运的打击,也足以配得上命运的赐予。”面对现实的不如意,他们不愤不惧,不毁不伤,用对理想的执着创作伟大作品,名垂千古,映照四方。
      人生之路以其多样和复杂充斥着生活,考验着我们的选择。海子卧轨自杀,王国维跳湖自尽,张国荣从24层坠楼身亡,海明威开枪了结生命,他们的死因虽然各不相同,但同样处于不如意的现实中,却未能搭建一条通向理想的天梯。
      佛家有言:“三界无安,譬如火宅。”讲的便是人世种种困厄,现实与理想种种不一,如起火的宅院,无法止息。面对这现实与理想的距离,是奉行卑贱的生命哲学,奴颜屈膝亦或抑郁寡欢;还是张扬高昂的生命哲学,振作起来用信心支配我们的躯体?有为者自会有明智的选择。犹记得巴金在《激流》总序中这样写道:“我深知我的身边是无尽的黑暗,没有我想要的一丝光亮,但我要走下去。”
      我想,真的猛士敢于直面现实与理想的矛盾,敢于手持一盏红烛,踏破现实的藩篱,去守卫心中的理想与意念。哪怕现实的厄运让他们遍体鳞伤,哪怕命运的折磨让他们无处逃遁,他们仍将修心如莲,不蔓不枝,恪守那份志士之梦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。
      即使现实中没有肥沃的黑土,仅有一抔贫瘠的淤泥,我也要盛开莲花,令风荷芳行万里。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